【首届“北戴河国学论坛”】收录论文:《周易》诠释着文化传统
来源: 国学会秘书处   发布时间: 2013-11-29 10:21   235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本文围绕“国学经典”的诠释方法研究,反思了《周易》长久以来的诠释方法,重新阐释了《周易》内涵的“先秦易理”,以《周易》原本的象数原理释解了诸子言论中的易理思维,进而顺理成章地探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内容和文化精神,既揭示了《周易》象数机理的原本真相,也找到了“国学经典”诠释方法的原本路径。本文认为,一定的诠释方法是一定的思维方式形成的,从思维方式角度去解读特定文化是一种更加广域、更加深层、更加确切的诠释方法;“国学经典”承载着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中国文化是由中华易理酿成的,中华易理源自先秦时期形成的易理思维方式,因而“国学经典”的诠释方法就是内涵在《周易》经传文辞中的“先秦易理”。

 

《周易》诠释着文化传统
------国学经典的诠释方法研究
 
张吉华
中山市国学促进会 
 
联系方式:广东省中山市东区博爱四路40号六区10幢 邮编:528403
          E-mail:zspa2011@163.com
          电话:0760-88220002
      
提纲
 
前言
一、反思《周易》诠释方法:
二、《周易》内涵“先秦易理”:
1、易卦演绎的数理规则:
2、象数卦爻的双重架构:
3、易理解读的价值取向:
三、易理诠释儒道互补:
1、儒家易理的价值追求
2、道家易理的思辩精神
3、儒道互补的解易理念:
四、诠释中的文化传统:
1、中华易理思维方式:
2、中国文化所传所统:
3、文化精神与“中国梦”。
   结束语
 
内容提要:
本文围绕“国学经典”的诠释方法研究,反思了《周易》长久以来的诠释方法,重新阐释了《周易》内涵的“先秦易理”,以《周易》原本的象数原理释解了诸子言论中的易理思维,进而顺理成章地探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内容和文化精神,既揭示了《周易》象数机理的原本真相,也找到了“国学经典”诠释方法的原本路径。本文认为,一定的诠释方法是一定的思维方式形成的,从思维方式角度去解读特定文化是一种更加广域、更加深层、更加确切的诠释方法;“国学经典”承载着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中国文化是由中华易理酿成的,中华易理源自先秦时期形成的易理思维方式,因而“国学经典”的诠释方法就是内涵在《周易》经传文辞中的“先秦易理”。
 
关键词:国学、诠释方法、先秦易理、文化传统。
 
 
引  言
 
“国学”主要是指中国传统文化,是指以“诸子百家”经典文献为基础的文化内容、文化精神。《周易》是中国文化的最早奠基典内涵中国文化源起的思维方式、文化基因,被誉为“五经之首”,是“百家争鸣”的理论方法,围绕《周易》研究形成的“易学”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论基础。
然而,《周易》内涵的“象数原理”在秦汉以后逐渐失传自汉代“象数易学”以来形成的所谓“传统解易方法”与《周易》原本的文化意蕴渐行渐远,以致后世读易之人既解不开“经文”中的象数依据,也搞不懂“传文”中的义理由来,更不用说先秦“诸子”的义理逻辑与《周易》内涵的象数原理之间的演绎关系会有人去作更多的深入探究。此种情形严重影响了“国学经典”的诠释,因而解开《周易》原本的“象数原理”,进而明确“国学经典”的诠释理路,成为了“国学”研究中的当务之急。
《周易》形成于先秦时期,其内涵的“说易解卦方法”也当属于先秦时期的易理,笔者名之以“先秦易理”,以此与后世易家学者所言的“传统解易方法”相区别。本文首先对“先秦易理”的说易解卦方法进行了讨论,然后通过“先秦易理”对先秦诸子义理中的逻辑思维进行了示范性的解读诠释,进而在此基础上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核心内容、基本精神作了深入一步的探究,说明“先秦易理”既是《周易》说易解卦的原本诠释方法,也是“国学经典”的基本诠释理路。
笔者解读的逻辑自律:从《周易》经传文辞中挖掘“先秦易理”,破解《周易》内涵的象数理,进而以此“先秦易理”解读诸子百家;同时以先秦“诸子言辞中的逻辑思维反证“先秦易理”的象数原理,从而梳理出中华文化一脉相承的思维理路、演绎逻辑。
本文以《周易》内涵的“先秦易理”既解读“易卦”文辞,也释解“诸子”义理,在“国学经典”诠释方法研究中尚属开风气之先,错误之处在所难免,恳请方家斧正。
 
一、反思《周易》诠释方法
 
先秦以后读易解卦的诠释方法,主要有“承乘比应”说、“易象互卦”说、“错综之卦”说。“承乘比应说”着眼于阴阳爻位的关系,以相邻两爻“比”其相互之间的“承乘”关系,或以上体卦与下体卦“比”其对“应”关系,是以阴阳爻位关系释其卦义。“易象互卦说”着眼于三爻卦象的变化,是将其卦体六爻分解,以相邻三爻为一个新的卦象,使一卦变为几卦,一卦之象带出若干个卦象,这样便于以众多三爻卦象之义释其一卦之义。“错综之卦说”眼于卦体的错综变化,将一卦六爻的阴阳属性相反变化,由阳变阴、由阴变阳,形成“错卦”,或将一卦六爻全盘颠倒,由上而下、由下而上,形成“综卦”,这样一个六爻卦体可变为两个或四个六爻卦体,以便于以几卦之义释其一卦之义。
这些解卦释“说法”,有从“卦爻辞”中“总结”出来的,因为“卦爻辞”中有某些词,于是从这些“词”的爻位关系中引伸出“法”;有从《说卦传》中衍生出来的,于是以象喻义、以义适卦,卦象不足便错综凑数。这些解卦释“说法”,由于长期以来对人们的解易理念影响至深,故也可称之为“传统解易法”。但“传统解易法”远不止这些,因为累累释不明《周易》文辞原义,于是所创颇多,各家解卦释易之法又各有特色,故此述而不尽。
《周易》卦爻文辞看似文不在词辞不在意,实际上每一个文字都在借助着易卦的阴阳类象、叙述着易卦的爻动数进、内涵着始终如一的爻数理《周易》经传文辞表面上是在述说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暗地里却以“二进制数理”的进退之道述说着客观世界的阴阳变化规律和人类社会的人文道德义理。
《周易》经传文辞内涵着“二进制数理”,只要把握好解读角度就会迎刃而解这个“解读角度”就是沿着“二进制序数”的进退轨迹去“倚数类象”地解“经”读“传”。人们的难点不在于“类象”,而在于“倚数”;“倚数”之难不在于深奥,而在于巧妙。尽管早在一千年前的宋朝就有易家排出了卦中的“二进制数理,但人们多从静态角度用二进制数序去排名序卦没从动态角度去认识二进制序数的进退方式。而这个“序数”运行的进退方式,正是《周易》卦爻文辞的核心理念,因而也是说易解卦的基本方法,搞懂就入门,仅此一层窗户纸。
《周易》内涵的“象数原理”解卦方法可谓之“倚数类象法”,或曰之以“爻动数进说”远古先民由“结绳纪事”而生“易理”,经“伏羲画卦”、“文王演易”而得“易卦”,自始至终都源于同一个“象数原理”。笔者从“先天卦序”中的阳爻动进轨迹入手,搞清楚了易卦中的“二进制数理”进退规律,于是严格按照“象数相因”与“数理逻辑”相结合的方法解读《周易》的全部经传文辞终于比较圆满地完成了《周易》原本“说易解卦方法”的挖掘整理工作,并以此整套易理论、解卦方法解读诠释《周易》、《归藏》、《道德经》、《论语》、《春秋筮案》等先秦文辞证明这一说易卦诠释方法的正确性证明凡属先秦之“易文”皆可以此“先秦易理”方法释
 
二、《周易》内涵“先秦易理”
 
易卦以阴阳爻符组成,按现代数学原理可有多种多样的组合方式,但先秦古人在说易系辞之时是以“二进制数理”的方式排卦序爻,既以爻象概念归类大千世界的阴阳属性,也以数理逻辑演绎阴阳变化的运行规律,为此易家学者们常言《易》为“象数之学”,也因此让《周易》内涵的“先秦易理”成了读易解卦者们孜孜以求的入门钥匙。
 
1、易卦演绎的数理规则:
易卦是以二进制数理”逢二进一数位的表现卦爻一进一退变化二进制数理“实数与虚数”的进变化规则演绎出易卦“阳爻与阴爻”的进退交替规律一个易卦就是一个二进制数式易卦阴阳爻符的交替变化是二进制数的一种表达方式
易卦阴阳爻符表形式按先秦古人的方法是从上而下的纵向表示,上面的爻位数值小,下面的爻位数值大,《说卦传》“乾坤六子序”的“长、中、少”之分便是如此而来。若把易卦的阴爻“--”看作是0,阳爻“-”看作是1,则二进制数0~7与易卦的八个三画卦对应形式为:000是,001是,010是,011是,100是,101是,110是,111是。演而推之,二进制数的0~63也与易卦的64卦完全对应。
在易卦上,数动之爻(即阳动爻)是最上面的那个阳爻,当它往下(前)动进时是弃居而行、舍身而进,当它往上(向后)运行时则自身不动而只是回揽一个新阳爻。因此,阳爻的爻动数进表现为两种方式:
其一,阳进阴退变爻阳爻数进是指阳爻自身由所居爻位动行进入前面的一爻位,是阳爻动入于前面的阴爻位,并将其所入爻位的阴爻转化为阳爻,于是在所入爻位中产生了一个新阳爻;而于动行阳爻的原爻位,由于阳爻已经动行离去,形成无阳之爻位,无阳即阴,故而原阳爻转化为阴爻。用动态的眼光看,阳爻动进是一幅阴阳交替、阳进阴退的画面,即阳爻动行于前,阴爻退变于后。
其二,回揽蓄阳补位:阳爻动进,于数理言是数进使然于易卦看又是阳爻居于上爻位,满于上爻位,盈溢而下。由于阳进阴退,阳爻动进之后必有阴爻生成,有阴则未盈,阳爻无可溢下、无力连续前行。因此,阳爻每一次动进之后,都需要回揽补位、蓄积阳力,以便阳爻再一次满于上爻位,以利阳爻再一次前行。
 

十进制数
数变方向
0
1
2
3
4
5
6
7
 二进制数                       
 数变方向                                  
000 
 
00
010
 →  
01
←  
100
 → 
101
 ←  
110
 →  
111
 三爻卦象                              
 爻动方向                                      
 
 
 
↓ 
 
 
 
 
↓ 
 
 

 
    如图,用动态的眼光观之,阳动爻(以红色表示)进退有道,其道之迹乃数理规律。从卦体看,阳动爻在阴爻位中“周流六虚”(《系辞传》);从数理言,阳动爻运行在“二进制序数”的进退轨道上。阳动爻动行规则是:阳动入阴,阴静纳阳阳进阴退,动进回蓄
具体而言,序数一(001/)之上阳爻动入中爻位,卦变而为序数二(010/);序数二之中阳爻回揽阳爻至上爻位,卦变而为序数三(011/)序数三之上阳爻推动中阳爻一并动进底爻位,卦变而为序数四(100/);序数四之底阳回揽阳爻至上爻位,卦变而为序数五(101/),如此地向前动进与回头蓄揽交替进行,一步一回头地逐步爻动数进。
二进制数的“实数”变化或易卦的“阳爻”数进是一个有进必退、有退必进,进退交替、曲折前进的动行过程数进是必然的,回退也是必须的,每一次回退,都是为了更大一次前进,进是数序的基本方向,退是蓄积力量以图更进。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序数就是一次数进,一次数进就是一次爻动,一次爻动就是一次卦变,一次卦变就产生出一个新的二进制数式的易卦。
 
2、象数卦爻的双重架构:
在易理运用中,人们用类象之法二进制数变动最频繁个数的变化模式用自然实象固定下来,形成八个三爻象,即地()、山()、水()、风()、雷()、火()、泽()、天()。易学史上习惯性地把这八个卦象称之以“八卦”,人们只要言其一“卦”之名,所言“卦象”之卦与象意,这对于繁复冗长的二进制数式而言是一种有效的简化方式既锁定了八个基本卦象,也方面了易象在易卦中的使用,使“易象”成为表述易卦爻动数进内容的简便工具
《周易•系辞传》言远古伏羲仰观俯察而“始作八卦”,事实上这“八卦”也是按“二进制数理”来解卦释义的。如:表示数一起于上爻位,有山高之象;水表示前卦之数一动入于两阴之中,有水陷之象;风表示二阳爻从上并进入下,犹风从天上刮向地面;雷表示前卦二阳爻并进巽入于底爻位后,振动于地而弹蓄于上,响彻云霄;火表示二阳爻光明于外,底爻向上回蓄,上爻向下动进,两面夹击,使之通体光明,似干木(阴爻)之燃烧而火红转阳;泽表示二阳爻居底即将回蓄于上转化上爻阴为阳,犹沼泽之地,水阴在上,地阳在下,当水蒸发之后,地阳必显于上。至于地与天主要是从阴阳属性而言,天上日月星为明亮之物,故为纯阳之卦,地下水土木皆不发光,故为纯阴之卦。
易理内容有象也有数,但实质上讲象与数有何关系、如何关联,才是易理演绎的关键所在。象数关系是一种因果表里关系,表现为而生、数行象,象为数而类、数演象以义。象数关联是一个倚数类象的运行方式,表现为拟象以归类、倚数以演绎,在阴阳类象基础上倚其数理变化方式而进行易卦的爻动数进、易理的逻辑演绎。在象数关系中,象是数之运行形式,数是象之变化内容,数在象中行是易理内容演绎的内在原因、推动力量。没有象的归类便没有数的演绎,没有数的演绎也不会有象的归类,这象与数的相互关系体现着归类以演绎的易理内容本质。
易理形式也有,但从实质上讲有何关系、如何关联,才是易理表现的关键所在。卦爻关系是一种因果表里关系,表现为卦因爻而成、爻动卦以变,卦为爻而立、爻生卦以义。卦爻关联是一个爻动卦变的运行方式,表现为立卦以通变、设爻以效动,在倚数类象基础上以其爻动卦变方式而进行易卦的爻动数进、易理的逻辑演绎。在卦爻关系中,卦是爻之运行形式,爻是卦之变化内容,爻在卦中变是易理形式变化的内在原因、推动力量。没有卦的规范便没有爻的流动,没有爻的流动也不会有卦的规范,这卦与爻的相互关系体现着规范以变动的易理表现方式。
易卦中包含了“象数”与“卦爻”两重关系,象与数相合形成了一个认知问题,卦与爻相配完成了一个表达问题。一方面象数关系演绎着易理的本质内容,卦爻关系构建着易理的表现形式,另一方面象数关系以数进为基,卦爻关系以爻动为本,卦之象演绎着卦之数,卦之数演绎着爻之动,由此形成了易理内容与形式的相辅而成、相交而用。果说“象数相因”的思维形式产生了易理内容,那么“卦爻相成”的表现方式则是易卦方式的形成标识。
《易》之象从“阴阳爻象”到三爻卦象”,以自然实象为基础,以卦象符号为中介,以数理演绎为依托,归类万物之性而演绎天下之理,因而既有阴阳定性的“归类之象”,也有三爻变化的“演卦之象”,具有归类以演绎的逻辑思维性质。
由象数之思维形式而至卦爻之表现方式的转换,可知《易》是指可以借助卦爻模式运作的、以类象形式表达的、以数理方式推演的或占卜取向或义理取向的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认知工具。
后人读《易》需明确易理的内容与形式,分清象数与卦爻的易理关系,才能认清易理本质,把握易学方向,解读《周易》卦爻文辞。
 
3、易理解读的价值取向:
人们把二进制数理引入易卦的基本目的是为了进行占卜释疑,这种占卜方式有其特定的价值取向,这就是对人类自身行为合理性的把断前景的预测。故从卦爻辞来看,主要是关于阳爻动进情势、可否、结果的判断,由此形成易卦特吉凶悔吝”占断体系。
易卦进行占卜,首先是以一定的数筮方式建立起易卦形式,然后视其一个卦中的数理变化、爻动情形断其吉凶悔吝。若阳爻循其二进制数理爻动数进,便是吉,违则为凶。在不同的卦时,阳爻与阴爻发生不同的关系,当阳爻“有可能”或“意欲”违背数理动时,则断其有吝,吝而欲回数理正道则为悔,悔而吉。
爻辞”的吉凶悔吝价值取向,既以动进回蓄的数理法则为基本依据,又以卦时爻情为参照坐标既讲自然数理的运行规律,又讲爻动卦情的变化实际。也就是说,爻辞”既始终遵循二进制数理动进回蓄的基本原则而一以贯之,又不囿于过往卦时之义,而紧紧抓住新卦时的爻动变化关系来断卦取义,使《周易》六十四卦循序渐进、卦卦日新。因此,按照客观规律办事、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自强不息、与时俱进才是易卦价值取向、义理思想的合理内核和基本精神。
在易卦的价值取向中,不仅有一个或占卜或义理的运用方向问题,而且还有一个运用何种理念来解读价值取向的学理性质问题。虽然易卦的爻动方式应按二进制数理的运行规则去解读,易卦中的阳爻与阴爻在交媾活谁为主动、谁为被动,不是一个数理规律的客观性问题,而是一个主观解读的认知问题、立场问题,因而由于人们对客观对象的认知观念不同,就形成了解卦释易的理念也不同。
在远古先民的“结绳纪事”活动中,“结绳”的方式演绎着数理思维形式,“纪事”的内容承载着人们的生活需求,因而这种活动方式中酝酿出来的易思维必然是一种重实贵有”的思维取向这种思维取向所形成文化传统,表现在数理思维上就是重视二进制数的实数变化情况,表现在易卦演绎中就是从阳爻角度着眼,把阴阳交媾看成是阳爻在阴爻位中的流动变迁,由此形成了文化传承中重实贵有”的文化观念与“扶阳抑阴”的解易理念
儒家经典《中庸》有云仲尼祖述尧舜,彰显文武”,因而学界有儒家以正统自居之说。换言之,儒家是持远古先民“结绳纪事”以来形成观念说易、理念解易,因而《周易》是儒家编定的,所有经传文辞都带有儒家的学理性质。然而,在先秦易理文化中,不独有儒家之易,还有“诸子百家”,各家因说易的观念不同、解易的理念有别,表现出不同的易理文化特色。
因此,把握儒家说易观念、校准儒家解易念,也是解读《周易》经传文辞的前提条件之一;后世易人长期囿于象数与义理剪不断理还乱的缠斗中,除了没搞清楚“先秦易理”的象数原理之外,没搞明白这个说易观念与解易理念问题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二、易理诠释儒道互补
 
先秦时期,诸子百家依托于易理的象数思维方式,因对阴阳关系的看法不同而观点各异,因对阳爻动进方式的解读不同而自成一家各家从象数关联论及动变因源而引伸出主客关系,也因“名实之辩”而激荡“百家争鸣”
在先秦时期,“道德、仁义礼忠信既是先秦诸子学说中的基本词语,也是先秦诸子义理中的基本概念,先秦诸子们因其论述角度不同、解读理念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解读理路,因而对这些词语的诠释比较,可知先秦诸子的思想观念、学理倾向。
下面以儒道两家对“道德、仁义礼忠信”的义理诠释为例,说明“先秦易理”对“诸子百家”的解读理路、诠释方法。
 
1儒家易理的价值追求
《论语》对道德的论述基于“先秦理”的象数思维,其特点是从阳爻动进之德的角度论述动进轨迹之道,是在与阳德的关系中言轨道。《论语·述而》志于道,据于德,言志向是追逐道进之规律,道是追逐之目标,但追逐之动力却立据于阳德。故阳德是主动者,若无德之动,便无道之轨,德行而道成,儒家由此而重德。道与德是主客关系,重阳德即是重人之主观能动性,正《论语·卫灵公》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论语·颜渊》云:樊迟问仁,子曰:爱人泛爱人众而亲仁于易卦言,仁是阳爻因亲而入于阴爻位,因爱而转其阴为阳。其实,阳爻动进以仁乃阳爻动进之本性使然,非其所爱阴爻,实为对阴爻晓之以利,使之由阴转阳罢了。故《论语·里仁》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仁与义皆喻阳入阴、阳化阴之事,只是二者所言角度不同而已。仁以阳爻动进目的言之,阳入阴之为仁;义以阳爻本性言之,阳德循道而行之为义,义之表现乃是阳爻动行之趋势。《说文》义:己之威仪也即阳爻动进之仪势
     《论语·八佾》云: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于易卦言,礼是阳爻奢进于前,进而宁愿俭约止于阴爻位。《说文》礼:履也礼为名词,履为动词。《论语·卫灵公》礼以行之,也是言阳爻履行于前。故阳爻的动进过程、方式谓之礼。阳爻礼(履)而入中于阴爻位心中为之忠,入中于心也,则忠是言阳爻动进阴爻位之行为。《论语·里仁》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言阳使入阴臣爻位是用之礼进,而阴事奉阳则献之以忠纳。阳入阴之后,转其阴为阳,新阳生成而为信,《论语·卫灵公》信以成之,则信是从阳爻动进结果而言的。
 
2道家易理思辩精神
儒家易理承袭了古以来说易观念、解易理念作为对儒家思想之反思,老子《道德经》将《周易》关于“阳进阴退”的阳爻动进方式以“阳进遂亡”理念来解读认为阳爻动进是舍身而行,自取灭亡。故道家一反儒家以德论道之传统,形成以道统德之观念,虽没有儒家那么多的主观性价值追求,却也有着更多的客观性思辩精神。
帛书《德经》开篇言: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也言若处上爻位之阳德因其不动进入下去获取阳德,由于未发生阳进遂亡事件则可保有其自身之阳德;若处阴爻阳德不动进于前,虽不丢失其自身之阳德,但由于不去动进则也无可获取阳德;若处上爻位之阳德无动进作为,则阳德便无所为也。此言阳德动进之得失问题:即阳爻动而失其身,不动身;但为保身而不动,也就无所作为了。如此看来,阳爻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故而阳爻之德也并非那么神圣;此之观点与儒家进德修业念格格不入,由此而对仁义礼的看法也大异其趣。
《德经》接着言: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也,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也,上礼为之而莫之应也,则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言若上爻位正值阴阳爻相亲仁爱之时,则阳德还来不及往下动进,还无以作为;若在上爻位的阳德呈动进之势、将循道而行之时,则阳德是有所作为的;但若上爻阳德礼(履)进之时,阴爻静候而不出门(爻位)迎(应)接,则由于阳进阴退,上爻阳德只好将自己推臂而抛扔于前,故而就使原上爻位之阳德退出、消失于易卦爻位之轨道外。如此说来,上爻阳德持有爱之心,便无动进之为;虽可循而行,也只能是“礼”进而亡;亡而失道,动进何义?
于是,《德经》接着指出儒家关于道德、仁义、礼忠信念的混乱和危害:失道矣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也,而乱之首也。前识者,道之华也,而愚之首也言在上爻位的阳德退失道外之后,处下爻位的阴爻才有阳德所获;失去上爻阳德之后,才有阳入阴之爱;阳爻仁爱之后,去仁而动,才可举而行;失去阳爻动进之势后,才有阳德实际礼(履)进阴爻位;这个阳德之礼进,将侵占阴爻之爻位,所讲忠诚与信用是轻薄的,礼进而转其阴为阳,则是使阴民变乱的祸首;向前动进探识道路的阳德,一方面进而转其阴为阳,使前面的阴爻位之道变得虚华(无阴爻位之路道了),另一方面自身进而遂亡则是愚昧至极了。
由此,《德经》立马作出结论:是以大丈夫居其厚而不居其薄,居其实而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厚、实喻阳,薄、华喻阴。言阳爻大丈夫应立居其阳爻位,而不去入居阴爻位;居其阳爻位,而不去入居阴爻位;这是因为阳爻去了彼岸的阴爻位,便会取消此地阳德身份之故。故而道家以其阳进遂亡之理念,辩证地看待阳爻动进之功义,主张阳爻守其德,防止动进遂亡的悲剧发生
 
3、相反相成的诠释理念:
儒家重阳德,认为阳动阴静、阳尊阴卑,是故阳进为礼,阴纳有忠,阴阳相成而为信,礼忠信合而为仁。仁之本,乃阳爻之回蓄与动进;成仁之功,乃阳德循道之行。道之本是阳爻动进回蓄之轨迹,具客观之规律性;德弘道是主观之能动性,主观见之于客观而曰仁。本于道,动于德,成于仁。道之动进回蓄乃儒家之追逐目标,德之积极进取乃儒家之君子品格,仁之阳进化阴乃儒家之社会理想。在主客关系中,儒家虽志于道据于德,重主体精神,把德看道之性,把道作为德之动,主张修身进德立业,积极入世弘道,体现出一种基于象数易理思维方式对人生意义的价值追求精神。
帛书《老子》以其《德经》在前、《道经》在后,运用易卦阳爻动进方式的另类解读,针锋相对地对儒家崇德进取思想进行了否定,将德与道之主客关系突显出来,阐述了道家重道之客观性的思想。道家理念虽仍基于“先秦易理”的象数思维方式,但不同于儒家着眼于阳爻动进、转阴为阳之取向,而是着眼于阳爻动进过程的阳进阴退方式。道家以其阳进遂亡,引伸出阳爻无为而阴爻自化转阳的观念,推论出阳爻数进非是主观自为,而是客观数理法则使然的结论。因此,道家认为阳爻无为而治、阴爻自化柔弱胜刚强,主张道法自然,遵循阴阳变化的客观自然规律性。
虽然儒道两家对“道德、仁义礼忠信”等概念的义理诠释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相对,但儒道两家珠连壁合,既全面地体现了象数思维方式的基本内容,又各有侧重地反映着人们运用象数思维对客观世界的认识以及处理主客关系的价值取向,演绎出相反又相成的政治理念和哲学思想。因而儒道两家遂成为中国千百年来文化传承中的两大基本流派,儒道互补”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内容。
 
三、诠释中的文化传统
1、中华易理思维方式:
中华易理源自远古先民“结绳纪事”的文化活动,这个文化活动蕴涵着人们“倚数类象”的思维方式。这个思维方式是以“类象方法”建立起定性概念,以“数理形式”演绎着推理关系,以“推天道以明人事”的认知方法,由“形下”而“形上”形成的一种特殊的数理逻辑思维,并在“依数类象思维过程中,形成了阴阳道德两对核心概念、基本范畴这个思维方式既是一种逻辑形式的演绎,也是一个思想内容的意涵,既可名之以“象数思维方式”,也可曰之以“易理思维方式”。
象数思维中,象类万物于阴阳二性,数运阴阳于进退之道之内容是阳爻动进回蓄之运行轨迹,德之内涵是阳爻动进回蓄之表现行为道之本质是阳爻运行轨迹的客观规律性之本质是阳爻积极进取主观能动性,因而阳爻之德循其数道而行,是在遵重客观的数理规律前提下,充分发挥其自强不息的主观能动性。阴阳关系从形下数理演绎出形上义理,引伸出道与德的主客关系,使“阴阳道德”观念从数理逻辑问题转换成一个义理问题、哲学问题。
在先秦时期,从“筮占文化”角度言,象数思维方式既有象数关系的演绎内容,也有卦爻关系的表现形式,象数与卦爻是其基本内容;从“义理文化”角度言,易理思维方式既基于阴阳类象的定性认知,也发于道德相成的推理演绎,阴阳与道德是其基本内容。从逻辑思维角度言,“阴阳”是类象定性方式,“道德”是推理演绎形式;从哲学思维角度言,“阴阳”表现的是自然关系,“道德”述说的是社会关系。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基于同一个象数思维方式,处理着相同的阴阳变化关系,享共同的道德规范观念,因而遵道重德遂成文化共识。“阴阳道德两对概念范畴,共同演绎着由形下而至形上、由自然而至社会的相相成、对立统一的和谐机制,这既是中华最本质、最核心的理念,也是中华民族一个共同的义理思想意涵
古人作易是倚其数而类其象,抓住万千事物的阴阳属性,借助二进制数理的变化规律,演绎事物的进退曲折之道,因而可以从现代哲学思想角度解读阴阳变化的运动规律,以便更进一步认识象数思维方式的数理逻辑属性与哲学思想性质。
对立统一阴阳关系在易卦中,阴阳双方共存于二进制数理轨道中,表现为相互对立、相互区别,随着爻动数进,又表现为相互依存、相互转化。阴阳统一之基础,是数进之轨道。
量变质变阴阳转化在二进制数理形成的卦序中,阳爻动进由()而()而至(),完成了阴底卦的量变蓄积过程;由阴底卦之》()至阳底卦之(),虽仅是一个卦时的进程,却是一个迅猛质变的飞跃。随后又开始阳底卦由()而()的新一轮量变蓄积过程,至()大卦则又是一个质变的关节转折点。
否定之否定阴阳运动易卦数序由()之()而至《()之(),再由()之()而至()之)的爻动数进过程,包含着两个阳爻动进变化的量变质变,是一个完整的“否定之否定”过程。
《系辞传》云“一阴一阳之谓道”,这阴阳相交互媾而又相互转化之轨道、路道,乃是一条自然与自然,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多种关系的相辅相成、和谐共振之道。
 
2、中国文化所传所统:
中华民族从结绳纪事伏羲始画八卦逐渐形成了象数思维,《周易》时代只是对象数思维的进一步发展,是用文字表述象数思维方式,而百家争鸣则是更多地运用这种思维方式处理主客关系,建立相应的价值观和思想体系。因此,“诸子百家”是古老的传承者和弘扬者,“百家学说”是先秦”在那个时代展现出来的恢弘内,因先秦时期的百家争鸣成为中华文化的形成标
诸子百家之说仅只十家之数,其可观者九家而已百家争鸣可真正成者,大约也就是儒、道、墨、法、阴阳几家而已诸子百家依托于象数思维方式而宏论天下先秦文献普遍内涵着象数思维,象数思维是那个时代人们普遍采用的思维形式,是百家学术的基础,“百家争鸣的依托,是人们判定学派观点、理念的基本依据。
百家争鸣看似纷纭繁杂,其实也就是围绕阴阳类象进退数理主客关系三个基本内容在辩殊立学。象数思维方式源于远古先民结绳纪事的文化初创,以其倚数类象方法、主客关系理念、阴阳道德范畴酿造了中国传统文化,这是中华文化独有发生论
中华象数思维方式”谱写了《周易》与《道德经》交相辉映的经典文献,演绎了儒道互补的文化传统儒家尊阳、主阳进、崇主观性;道家贵阴、言遂亡、重客观性其余诸子或傍儒或偏道,抑或儒道蓄,以其某一显点而成其一家。儒道两种不同的思想理念虽然反映着不同的思维路径,但却并居于同一个象数思维的认知方式和主客关系的处理模式之中,“儒道互补”是象数思维演绎中国传统文化的自然走向,是象数思维的思维定势,是中国传统文化自身形成发展的逻辑自律。
人类社会的文化创造有如生物体的生命活动,生物繁衍的导演是内含遗传信息的基因,而社会文化的承传,就其人的主观思维活动而言,主要是基于沉淀在人们心理深处、不易变更的思维方式。如果我们把象数思维方式看作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有利于充分认识象数思维的文化地位和意义,但这毕竟是静态的解剖。如果我们以动态的眼光看,将象数思维看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则有利于准确地把握象数思维怎样演绎了中国传统文化,以及帮助我们弄清楚中华文化继承与发展的机理
象数思维作为思维方式,既有其形式的一面,也有其内容的一面。形式是可以变化的,而建立在象数思维形式上的象数思维内容,却随着一系列观念理念、思想义理遗传下来。因此,中国传统文化基因应是依据象数思维方式倚数类象思维运行模式所形成的“主客关系理念、阴阳道德范畴”,或曰之“阴阳辩证义理、道德追求精神
当然,基因一说,毕竟是生物学上的概念,于社会文化是继承与发展问题。象数思维从《周易》到百家学,就既有继承,也有发展。百家争鸣就是借助象数思维方式演绎出、发展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内容。尽管秦汉以后象数思维的形式逐渐失传了,《周易》卦爻辞”也因此读不懂了,但象数思维的内容所创造的基本文化始终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长河中继承和发展着。简言之,中华文化源于象数思维的形式,却承于象数思维的内容象数思维方式所演绎的阴阳理念、道德精神是中国传统文化所之所在。
 
3、文化精神与“中国梦”:
思维”从阴阳关系中演绎出道德理念,又从道德关系中演绎出社会义理,形成精神文化中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阴阳道德”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两对核心概念、基本范畴几千年来国人的“思维心结”、思维过程中的“原始代码”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核心与基石。
由此,中华易理思维方式表现出自己特有的文化精神
辩证统一的阴阳理念:在易卦中,二进制数理演绎出来的爻动数进、阴阳转化内含着辩证法”的“三大规律法则,从《周易》六十四卦设置的卦名涵义,可以看古人已经对辩证法精神有着深刻的理解。因此,易理思维中的阴阳关系实质上是一种辩证统一关系《周易》的象数思维方式从基本精神上讲是一种“阴阳辩证理念”。
自强不息的品德追求:在易卦中,阳爻呈现出积极主动的进取精神,一方面是自强不息、一心一意谋发展,一方面是与时俱进、从不停滞于旧卦时,始终循着数之道不失时机地追逐着由光复目标。在《周易》中,阳爻喻为,儒家又人格化君子因此,自强不息、与时俱进,既是阳爻的本质属性,也是君的自
    实事求是的循道精神:在易卦中有一个阳爻动进的问题,内含着阳爻动进的主观性与动进轨迹的客观性之间的主客关系儒家虽据于德(《论语》),但毕竟志于道(《论语》);道家虽主张道法自然(《道德经》),但毕竟尊道贵德(《道德经》)。中国文化之所以形成儒道互补的文化传统,从根本上讲是基于遵道重德的基本价值取向,既要发扬儒家易理”的积极进取精神,又要遵循道家易理”所主的自然规律换言之,实事求事,主客统一,是道之本质精神所在。
天人合一的和谐精髓在易理中,阴与阳的对立统一是一种自然关系的和谐,道与德的相成融合是一种主客统一的“和谐”。阴阳与道德的融会贯通,形成了“形下”与“形上”的统一,通了自然与社会的关系。古人“推天道明人事”的方式演绎古易的社会功用,释出了“和谐易关于“天人合一”、自然与人类和谐共振的价值追求。因此,“和谐”是易最本质、最核心的游戏规则,是之精髓所在
一个国家的文化传统,一个民族的基本精神,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发展的文化根基,有着巨大的自我遗传和发展活力。象数思维方式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基因,体现着中华文化特有的民族性,它的基本精神必然要被继承下去,也必然要在不同的历史时代焕发出不同的时代精神。
从根本上说,中国传统文化所打造的“阴阳和谐义理、道德追求精神”,与当今中国社会的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科学发展、和谐统一的主导思想、时代精神是完全一致的。应该说,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后,中国传统文化的阴阳念、道德精神无疑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提供了必要的文化土壤马克思主义注入中国文化,引领着中国文化更加积极地走向世界,迎接世界浪潮的文化洗礼。
     每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独有的文化精神,也都会激发起人们相应的精神信仰和对人们散发出特定的终极关怀中国文化基于“阴阳”、成于“道德,儒道互补构筑基本内容,儒家倡导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仁”,道家倡导自然而然,既有对大自然的敬畏精神,也有自强不息的价值追求,是一种天人合一、主客统一的文化理想、精神信仰,因而中国文化蕴涵着浓郁的“家国情怀”、强烈的“爱国精神”
    中国文化以其积极进取的精神、国泰民安的取向,家国情怀的关照,演绎着中华民族从古至今矢志不移的“中国梦”! 
    “中国梦”是一个中国文化的梦“中国梦”中华民族不断追逐着的梦!
 
结束语
 
中国文化源起于远古先民“结绳纪事”的文化初创,从“伏羲画卦”到“文王演易”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象数思维方式,这个思维方式酝酿了中华易理,促成了“百家争鸣”,造就了儒道互补的文化传统,因而解读中国传统文化、理解中国文化精神必须回到中华易理源起时的那个思维方式。
先秦《周易》的诠释方法源于象数思维方式,先秦“诸子”的言辞逻辑也是这个思维方式的表达形式;“国学经典”源自先秦时期“诸子学说”,内涵着先秦时期的易理思维方式,凝聚着中国文化一以贯之的文化精神。因而诠释“国学经典”必须从搞懂“先秦易理”入手,必须从读懂《周易》经传文辞开始,从《周易》文化角度去解读中国传统文化。
“诠释”即详尽解读、阐释,既有一个诠释形式的方法问题,也有一个诠释对象的内容问题,因而对“诠释方法”的研究连着对诠释对象的探究。在“国学经典”的诠释中既有一个对“诠释方法”的研究问题,也有一个对“国学经典”文化精神的追究问题,本文对“国学经典”诠释方法的研究,起于“先秦易理”的解读方法,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提炼,是期之以对“国学经典”诠释方法的研究有一个更加圆满的答案。
一定的诠释方法是一定的思维方式形成的,一定的思维方式决定着一定的文化形态,因而从一定思维方式角度去研究一定文化的诠释方法,非是着眼于对文化现象一肢一节的说明,而是着眼于对整个文化底层深处的解读。这种诠释方法既是从静态到动态的描述,又是从表象到本质的解剖;既可从文化的表现形式解读出文化的基本精神,也可从文化精神纲举目张地去解读各个文化表象。
因此,从“先秦易理”内涵的象数思维方式去解读《周易》文化,进而解读“诸子百家”,是“国学经典”解读的一种更加广域、更加深层、更加确切的诠释方法。
 
二〇一三年七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