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与道家文化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11-05 15:25   118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道”是老子最先提出来的概念,它的涵义博大精深,两千多年来一直都在默默的影响着我们的文化和生活,道家对我们的影响远比儒家的影响深远的多;有人说《道德经》是本治世宝鉴,有人说它是最好的兵法;也有人说它是一本修身的佳作;无论怎样,你都可从历史的角度来认识、可从文学的方面去理解,还可从美学原理去探求,更应从哲学体系的辩证法去解读它…… 今天我们就结合工业设计来谈谈黄老思想在工业设计中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和帮助。

 

    “道”是老子最先提出来的概念,它的涵义博大精深,两千多年来一直都在默默的影响着我们的文化和生活,道家对我们的影响远比儒家的影响深远的多;有人说《道德经》是本治世宝鉴,有人说它是最好的兵法;也有人说它是一本修身的佳作;无论怎样,你都可从历史的角度来认识、可从文学的方面去理解,还可从美学原理去探求,更应从哲学体系的辩证法去解读它…… 今天我们就结合工业设计来谈谈黄老思想在工业设计中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和帮助。

 

 “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老子提出了“有”和“无”的概念,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老子用了车子(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也)、陶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也)、房子(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也)的例子来说明这些都是有形的(有),而体现它们自身价值的却是无形的空间(无)。“有”和“无”的关系,就是“利”和“用”的关系。“利”是使用价值的前提条件,“用”是使用价值的决定性因素。所谓“有无相生”,是就“利”和“用”关系而言,利和用的关系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有“有”就有“无”,有“实”就有“虚”,在时间上没有先后,在主次上没有本末。但是,我们看待问题的时候,必须以“无”为本,以“有”为末,崇本而举末。这是因为,我们是处在“有”的层面的,只有守住其对立面的“无”,才能利于“有”。倘若以“有”为本,以“有”治“有”,就会加速“有”向“没有”的方面转化,这是不符合辩证法的。

 

 

     老子阐述的这个观点就是要我们先从“无”的角度去思考“有”,不要从“有”的角度去思考“无”这个观点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我们如何来定义和规划空间的概念,空间中都放些什么,怎么放,是否要把空填满,还是空多一些;“有”到什么程度,“空”到什么程度是值得我们仔细思考的。简单到水壶和杯子的设计,大到汽车、飞机、建筑等都要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来考虑设计,可以从里到外的想,可以先想空,先想里面的“无的领域”,再逐渐向外面的“有的领域”来扩展,这样就会得到更好的设计效果。

 

 

“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有无、难易、长短、高下、音声、前后,它们的关系都是相互对立、相互依存的。如果不能辩证地看待它们,矛盾就不可能得到很好地解决。世人无不追求有、易、长、高、声(名声)、前,而厌恶其反面,其结果往往因追求的方式不科学,造成求而不得的痛苦。老子所要向世人指明的是,求“有”须向“无”中求;求“易”必须重视“难”;欲“长”必先始“短”;欲“高”必先为于“下”;欲播声于“外”,必先发音于“内”;欲处人之“前”,必先居人之“后”。总之,要以辩证法的观点,从所追求事物的对立面着手,让其自然而然地由量变到质变向正面转化。通过矛盾的对立统一原则,我们不难发现,任何事物都同时蕴藏着对立统一的因素;美与丑、善与恶、高与矮、长与短、胖与瘦、黑与白、表与里、曲与直、示与隐、阴与阳、水与火、柔与刚、虚与实等都是事物存在的必然内在关系。相互对立相互依存,不可单独存在,否则平衡就被打破了,只强调一个方面,矛盾必然会向其相反的方面转化。我们在设计中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就是很难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就是我们只是孤独的去考虑了一面,而忘记了对立统一的关系了。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法:即是效法、遵循的意思。地:指的是我们生存的土地的运行原则,例如春种夏长,秋收冬藏,这些就是地的法则;人类在地上生活就要遵循地的法则;而地的法则又遵循着天的法则,假若没有太阳,没有阳光,那么我们的地球就会万物无生,这就是地要法天;天法道,即是宇宙中的物质都要按照一个自然规律来运转的。这个规律便是道,道就是自然的法则,所以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处事行为就要遵从这样的原则。

 

 

     近些年来,世界上掀起了,回归自然,爱护环境,节能减排,绿色能源等口号,来引起人类注意我们的环境要跟自然更好的融合的思想;其实我们中国人在过去的两千年来,是最注意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究其原因就是我们的哲学思想是受道家文化影响的,我们不去破坏自然,毁坏自然和改造自然,而是融入自然,与自然和谐的保持对立与统一;“深山藏古寺”的意境便出于此,我们在农业社会的的大量的生活用品,生产工具都是以自然材料为原料来生产的,譬如说北方人用瓢来剖开一半来舀水,用葫芦来装药和酒,用陶土来烧至容器;用竹来做盛(cheng)器,用木来做桶和家具,用丝瓜瓤来刷锅;用藤来做家具等等,用檀皮来造纸,用松烟来做墨汁;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就去看看《齐民要术》和《天工开物》这些著作,这些才是真正的由朴素的劳动人民的智慧凝聚而成的知识,一定会让你更好了解我们这个农耕民族的;这里便不再赘述;总之我们在与自然沟通中是世界上做的最好的民族;可惜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民族中一些优秀的东西被丢掉了,随着大规模的工业产品的广泛使用,我们一味的求新,求贵,求奢侈,求方便,让我们忽略了自然;忘记了反扑归真,回归自然;所以在工业设计上,我们要跟北欧和日本多多的学习。在守道,我们不如他们做的好。

 

     我们人类社会科学的进步没有哪个领域没有应用到仿生学知识的,直升飞机的制造模仿了蜻蜓;我们向海狸学习筑坝技术;我们向自然界学习的老师举不胜举;这也验证了老子的道法自然的规律;我曾经在跟一些学生交流的时候跟他们讲,你们要多去了解自然,自然界中存在着大美,那美丽的松塔,向日葵的籽粒分布,牵牛花蔓藤美丽的弧线,都是我们借鉴的典范啊,我们搞设计的一定要多去了解自然,多了解自然才能更好的设计。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这句话的本意是,我们要从点点滴滴做起,不要忽略了细节,小的事情:往往小的事情会导致大的失败和损失;同样在设计中也是一样的,可能一个小的细节没有注意到,就导致了整个设计的推倒重来,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所以我们要重视细节的重要性;重视细节与整体的和谐统一;我们在工业设计中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小的东西并没有太复杂的设计和想法,通常是比较简单的设计反而在最平凡的地方却孕育着不平凡。这便是“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设计境界。

 

 

“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求多需从求少开始,贪多反而令人迷惑,以致一无所获。圣人深明少与多的辩证关系,所以只“抱一”而为天下人探求真理。“一”即“朴”。“抱一”就是“守法”,守法才能探求到真理。

 

设计的精髓是简单,老子讲大道至简,越是简单的东西就越难;我们在设计的时候要秉持少的原则,有些产品,把什么功能都设计进去,譬如说手机;真的是千奇百怪的功能无所不有;但是它却失去了其本身的价值意义;我们赋予作品的含义不能太多;否则便失去了本心。 

 

 

“见素抱朴,返朴归真”

 

我一直认为,朴实才是真正设计的基石,简单,耐用,朴素,因为这样才是真,才是大美,才是自然。这一点我个人更推崇德国人,他们把产品设计的很朴实。

 

关于道德经给我们搞工业设计的启发有多少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我只是抛砖引玉,希望与大家交流学习,也希望得到大家的批评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