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修身不可缺少传统文化修养
来源: 中山日报   发布时间: 2012-11-29 09:21   214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武汉大学教授李敬—做客香山讲坛谈“宁词之美”

近日,武汉大学教授李敬一做客香山讲坛。他的开场白这样表达了古典文化在未来的走向:“昨天人们互相问候‘你吃过了吗’,今天人们问候‘你上网了吗’,明天打招呼将是‘你背了国学经典吗’。”他认为,未来文化将回归传统的经典,我国古典诗词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蕴含着数千年的文明和丰厚的文化积淀,因而将诗词作为完善人格人品、陶冶情操的手段,整合到当代人才的知识结构当中,提升道德素质与人文素质,是十分有必要的。
  在长达3小时的讲座中,李敬一声情并茂、抑扬顿挫地吟诵古典诗词,那富有激情的讲演和幽默风趣的语言不时博得阵阵掌声。
  ■读词是慢的享受
  李敬一认为,现代生活中处处有诗词。他觉得读词是慢的享受,三五知己相聚,诗词来舒缓心情。“鲁迅说唐以后无诗,翻不过如来掌心。诗到唐已经做完了。词是写情的,个人情感 ,相思离别、男欢女爱。曲是讲故事的。”
  在谈到词的精妙时,他用苏轼的词《念奴娇·赤壁怀古》来打比方:“苏轼在乌台诗案九死一生,48岁感叹人生,他对赤壁的古战场描写太好了,对于三国英雄的追慕,儒将形象,周瑜,雄姿英雄,谈笑间灰飞烟灭,表现了苏东坡个人的遭遇。豪放派意境雄奇壮美,与婉约派写一枝一叶不同,豪放派写的是英雄美人气场,抑扬顿挫的节奏。”而李清照细腻的体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写出了词人的痛与绝望,词可以消化掉诗不能体现的内心的复杂性。
  他说,生活中,词也是无所不在的。开国大将粟裕在生前留有遗言,表示去世后将骨灰撒在孟良崮的蒙山。他去世后,一般报道标题是“遵照将军遗嘱,粟裕遗骨撒在蒙山”,而《解放军报》拟的标题是《将军乘风去,昨夜宿蒙山》。这个标题好就好在它出自诗词,即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标题很精炼也很有感情。
  ■朋友,你背诵经典了吗?
  李敬一认为背诵经典很重要:“多背一背,积累就多了。”比如写秋天有一篇非常经典的文章——欧阳修的《秋声赋》,他还当场信口背诵了起来,其对于古诗词的熟练令人咋舌。
  为什么要多背诵一点诗词呢,他认为只要积累多了,就可以比较出古代文化的魅力。他举例说,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这是一首被闻一多誉为最美的诗歌,“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首诗好在哪里?好就好在“亏他只有他写得出来”,别人写不出来。“好在题目好,春、江、花、月、夜,五种景物描绘在一幅画里,如此壮观,如此气派。隋炀帝也写过,但没有情感,只有张若虚写得好;好就好在张若虚拯救了这个题目,如果不是他,《春江花月夜》就不会尽人皆知;《春江花月夜》也成就了张若虚,他一生只有两首诗留了下来,可以说此诗成就了他。”
  又比如,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如此有感染力,他当了皇帝,又当了俘虏,剪不断理还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42岁生日那天写给自己的,宋太宗听了就送了毒药过来将他毒死了,可以说这首词用生命换来的。特定的文学作品以特定的时空写出来,文学作品都是个性化的,所以好就好在“亏他只有他写得出来。”
  李敬一表示,宋词是一代之文学,是继唐诗之后中国诗歌发展的又一高潮。宋词美的形态在于阴柔美,在于对生活观察能获得人生享受,在于获得爱国主义的励志激情。古典诗词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和精美的文化名片,每个炎黄子孙都应该学习点诗词,背点诗词,将古典诗词这一中华民族的瑰宝传承下去。
  谈到诗词与人文素养的关系,他认为当代人才的综合素质包括道德素质、人文素养、身体素质和专业素质四方面。对于建设学习型社会,他认为学习无非有三:学习政治理念、党的政策法规和传统文化。对于中山的全民修身来说,传统文化的修养必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