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教授把脉全民修身
来源: 中山日报   发布时间: 2013-05-06 21:39   201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编者按:3月17日,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唐颖率领市委宣传部、市社科联、市文明办等单位领导到中国人民大学,就全民修身行动开展问计于专家学者。现将相关情况编辑刊登,供借鉴参考。

 

编者按:3月17日,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唐颖率领市委宣传部、市社科联、市文明办等单位领导到中国人民大学,就全民修身行动开展问计于专家学者。现将相关情况编辑刊登,供借鉴参考。
全民修身行动契合了时代命题
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书记郭星华教授认为,当代中国面临社会风气不好、贫富差距、环境污染三大问题,在此背景下,全民修身行动非常有必要。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王向明则认为,中山市全民修身行动是一个系统工程,是国家性的创新工程,只要长期坚持下去,一以贯之,就有永恒价值。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教授给予全民修身高度评价,直言“中山人做这件事情非常了不起”。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龚群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三个倡导”由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构成,全民修身行动立足于个人层面追求幸福,追求有德性的幸福。修身是让人终身受益的事情,修身培养人的“诚实、正直、友善、孝亲”等。
全民修身行动重在群众深度参与
郭星华认为,政府对全民修身行动不应参与过多,政府主要应该起倡导作用。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杨德山认为,全民修身行动千万不能搞形式主义,政府要倡导,但不要搞什么指标体系,政府不应介入过多。王向明认为,政府既要在其中发挥引导的作用,又要相信群众的创造力。在古代类似于“仁者寿,仁者婉容”的表达就有引人向善的作用。龚群与人民大学哲学院党委书记葛晨虹教授都认为,开展全民修身就是要不断地搞活动。程天权认为,全民修身行动要“不陈旧、不过高、不空泛、不偏颇”,政府在全民修身行动应扮演引导角色。葛晨虹认为,在中国开展全民修身行动,要充分发挥党组织的作用,尤其是基层党组织的毛细血管作用,杨德山也认为“开展全民修身行动不能离开党”,郭星华认为要充分发挥基层同志的积极性、创造性。
全民修身行动应彰显地域性时代性
龚群认为中山开展全民修身行动要把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结合起来,尤其重要的是全民修身行动要与孙中山先生修身的思想结合起来。比如,孙中山的治家理念,要进一步挖掘孙中山的文化资源。杨德山认为,在中国历史上,总是以北方人的思维统治整个中国。事实上,南北具有不同的思维方式,一个呼之欲出的观点是:全民修身行动要有“南方思维”,要彰显地域特色。他也认为,全民修身行动要具有时代性,因为道德是由生活方式所决定的,这符合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人民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郑水泉教授认为,道德建设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全民修身行动要符合社会的潮流。
全民修身行动应讲方法抓重点
程天权认为,开展全民修身行动应该从家庭、职业道德、社区、社会四个层面切入。克服内生动力发掘不够的问题,尤为重要的是把对党员干部的要求写进去,从党员干部做起。郑水泉认为,全民修身行动要把个人幸福与追求生活方式结合起来,全民修身的重点在官员、干部。杨德山提出,在延安时期,我党就有修身行动,刘少奇就曾经写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在修身方法上,要坚持他律和自律结合。葛晨虹认为,社会媒体、舆论对全民修身的促进也非常重要,杨德山认为,要通过道德扩散的方式,提高老中山人和新中山人的道德素质。程天权认为,在全民修身行动中,中山市精英层必须树立榜样,在环境形象上多下功夫,让人活得有尊严、有荣誉感,引导和矫正人的行为,建立和GDP 相适应的道德体系;同时要防止说的与做的形成强烈反差。郭星华认为全民修身和健身要结合起来,与中国的传统节日相结合,王向明认为,要着力思考如何实现制度化。比如,可以从捐款发票抵扣税款的做法中获得启示。葛晨虹认为全民修身行动可以从宗教组织中借鉴经验。比如,可以借鉴中国的基督教与家文化结合的成功经验。
全民修身行动应打好“五张牌”
葛晨虹认为,中山的商业文化发达固然是一种优势,但过分强调商业文化也可能带来消费主义泛滥,物欲横流等问题。修身就是修社会主义共识,修文明,修共同理念,修文化共同体。具体来说要打好“五张牌”,一是民生牌,可以进一步在外来工如何融入城市方面多下功夫。二是打“诚信中山”牌,因为中山的商业发达,诚信是经商的基本守则,所以理应打诚信牌。三是打慈善牌。中山在慈善方面有一定的基础。四是打政府为民服务牌。五是打志愿牌。在后单位时代,在一些社区中存在着“离异多、白领多、单身多”,人的归属感不强;当下,非常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去恢复社会关系,这意味着要建设“双重家园”。在这方面,武汉的百步亭社区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